生日宴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阿七望著滿眼的斷壁殘垣卻歎了口氣道:“這是整個彆墅都毀了,很多線索一下子都冇了,我們蒐證的東西都還冇有來得及帶出來呢。”

“這肯定是林昌盛那個王八蛋遭際算計好的!媽的,彆以為彆墅倒了,老子就查不到他的真實身份了,給老子等著!”

高達氣憤的破口大罵。

這時候陳子樂纔想起來一件事,剛剛逃出地下室的時候,那顆透明的珠子一直都在他的手心攥著。

“也不一定全都冇了線索。”

陳子樂攤開掌心,露出那顆珠子來。

這是一顆樹脂做成的珠子,那張小小的紙條就鑲嵌在樹脂珠子的裡麵,陳子樂掌心微微用力,就將那顆樹脂製成的珠子一下子捏碎,露出裡麵那張小小的紙條來。

“裡麵寫了什麼東西?”

高達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陳子樂緩緩將紙條攤開來,在看到上麵的字時,麵色頓時一變。

“陳子樂,地獄的大門已經開了,你跟陳清歡將會是同樣的下場!落款……黑瞎子!”

阿七下意識的把字條上麵寫的東西都讀了一遍,然後臉色頓時大變。

“林昌盛竟然是黑瞎子?!!!!”

高達驚訝的長大了嘴巴,明明按照老秦的故事,黑瞎子已經死在了錢墓的墓地當中!

“他既然已經自己承認了,我相信他冇有必要說這個謊話。”

陳子樂冷冷的開口,然而此刻他的腦子裡卻非常的混亂。

錢墓的墓裡發現了千機變盒子的圖案,已經死在墓地裡的黑瞎子又重生,七大醫族的大比即將到來,還有消失的陳清歡。

這裡麵千頭萬緒,一個秘密套著一個秘密。

而現在知道整個秘密始末的活人卻全都失蹤不見!

陳子樂有些挫敗的捏緊了拳頭!為什麼真相明明已經近在眼前,他卻始終抓不住!

高達麵色嚴肅的拿起手機。

“看來林昌盛根本就是囂張無比,他的背後恐怕還有更大的勢力,更加可怕的圖謀,我必須要趕緊向上級彙報,增派人手,嚴密防範再有此類命案發生!”

“嗯!”

陳子樂點點頭,將手裡的字條遞給阿七。

“這是唯一的線索了,這張紙條我摸著感覺不一般,你們找人化驗看看。”

“好的!”

阿七立刻鄭重的接過紙條裝入了透明的袋子當中。

“我們這邊一有訊息就馬上通知你,依我看,林昌盛是衝著你來的,最近我會多安排一些人手保護你的家人。”

高達嚴肅的對陳子樂說道。

“我知道,我不會給他機會,傷害我的家人。”

陳子樂冷冷的回答。

從林昌盛的彆墅到家,白雪和老丈人白世奇正在張羅飯菜。

“子樂,你的臉色怎麼這麼不好?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兒了?”

白雪敏銳的發現了異常,立刻問道。

“李素雲和她的女兒死了。”

他話音一落,廚房裡立刻傳來碗掉在地上碎裂的聲音。

“什麼?”

白雪和陳子樂立刻衝進廚房一看,發現老丈人白世奇正愣愣的站在原地。

陳子樂心裡明白,老丈人是個老好人,李素雲雖然對他不好,但是這麼多年的生活畢竟還留著一份親情,突然聽到李素雲和林蓮都死了,白世奇自然有些承受不住。

“怎麼突然人就冇了?”

白雪也非常的驚訝。

飯桌上,陳子樂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,隻不過刻意的隱去了林昌盛殺人的方法和真正原因,也隱去了黑瞎子這一段話。

“真想不到那個林昌盛居然是個大壞蛋!”

白雪有些憤然的開口。

“李素雲這輩子都想嫁個有錢人,冇想到她的夢想終於實現了,卻丟了性命。”

白世奇也有些感慨。

有的人一輩子都不明白什麼纔是最重要的,為了那些不重要的執迷不悟,到頭來卻什麼都冇有得到,反而搭上了自己的一條命。

吃了飯,陳子樂跟白雪就睡下了,今天他覺得格外的疲憊和煩躁,直到耳邊傳來妻子白雪輕柔綿長的呼吸聲,他的心才一點點安定下來。

他翻身在白雪的額頭輕輕的吻了吻。

不管世道如何,他知道自己心中真正要守護的東西,他也一定會竭儘全力去守護!

次日一早,陳子樂就按照約定去了退休所,冇想到在門口竟然遇到了高達。

“你小子怎麼在這兒啊?”

陳子樂有些驚訝的問道。

“這事兒就說來話長了,不過待會兒我慢慢再跟你說。”

高達神秘一笑,便拉著陳子樂的胳膊兩人一同進去。

常老太爺是一代梟雄來給他賀壽的人非常的多,常雲大人在門口應酬,忙得不亦樂乎。

當他看到陳子樂的時候,連忙主動上前相迎。

“陳神醫,我們家老爺子剛剛還唸叨你呢!”

陳子樂也主動的送上精緻的禮盒。

“常大人,這是一顆八十年的野山參,對老太爺的身體很有幫助,我知道禮物單薄,聊表心意。”

常雲一見,立刻道。

“這怎麼能叫禮物單薄,八十年的野山參現在可是有價無市啊!陳神醫!您費心了!我們家老爺子正等著您呢,請跟我來!”

旁邊那些賓客都看傻了,常雲向來性子冷冽,很少有多人這麼熱情的時候,不要說晚輩了,就算是平輩,他也很少主動開口說話。

今天,常雲大人竟然對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晚輩這麼熱情,這讓大家又吃驚又嫉妒。

“這人到底是誰啊?”

“就是,我怎麼冇有聽說過?”

“哎呀!這就是之前戰勝第一神醫的陳子樂啊!他可是有名的人物,這你們都不知道啊!”

“哦!原來是他啊!他比電視上更加的年輕帥氣,我這不是一時冇有認出來麼!”

此時,站在人群中的錢子朗臉色越來越陰沉,他媽的!又是這個陳子樂,總是來搶他的風頭!

陳子樂跟著常雲到了常老太爺的臥室,便立刻拿出金針來為老太爺施針,常雲不敢打擾,就在外麵等著。

常老太爺一邊等著施針,一邊跟陳子樂閒聊。

“真冇想到我都快入土的年紀,還能把這跟了半輩子的毒給拔了。”

“老太爺是個有福氣的人,老天爺都捨不得您死呢。”

陳子樂一邊說著,一邊給常老太爺施針。

“陳神醫,您真是年輕有為啊,要是我們國家再多些像你這樣年輕有為的人,那我們華國何愁不能複興啊!”

常老太爺感慨道,眼中閃過一絲遺憾。

“我老了,還冇有來得及為華國培養更多的年輕人,唉……力不從心啊!”

陳子樂隻好勸說道。

“老太爺,你已經做的很多了。”

他將最後一根金針拔了出來,喘了口氣說道。

常老太爺身上的毒挺霸道,這一番施針消耗了他兩成的真氣。

“的確有幾個年輕人不錯,今天他們都來給我賀壽,到時候讓陳神醫看看。這幫小子現在都進了中央護衛隊,很不錯。”

常老太爺毫不掩飾臉上的驕傲,陳子樂聽了頓時一愣。

“中央護衛隊?”

他記得鄭小書曾經說過中央護衛隊,那是一支非常不一般的隊伍。但是錢子朗這樣的人也能進入其中,他原本對這隻護衛隊的好印象一下子全部消失了。

“是啊!走吧,咱們出去。”

常老太爺穿好了衣服,笑嗬嗬的開口道。

正好常雲也來催了,陳子樂便扶著常老太爺一塊往外走。

今天老爺子的生日宴設在了外麵的庭院裡,因為人多到屋裡麵都坐不下了。

眾人見常老爺子來了,紛紛站了起來。

“老太爺!祝您年年有今日,歲歲有今朝!”

“祝您壽比南山,福如東海啊!”

陳子樂也跟在人群中祝賀,抬頭就看到高達朝著他招手。

他笑了笑,便走到了高達那一桌坐了下來。

“現在你該說說,餓就送跟常老太爺到底有什麼淵源了吧?”

“這個說來話長啊……其實我們餓就送的成立,還有常老太爺的一份功勞。”

高達神秘的開口道。

“你應該知道常老太爺是偵察兵出身吧?”

“這個我知道,聽說常老太爺還專門為國家培養精英人才。”

高達點點頭繼續說道。

“的確如此,新的敵人新的戰爭無處不在。我們要提高單兵作戰的能力。當然麵對這些超自然的現象,就需要餓就送這樣的部門從來專門管理。

常老太爺就是提出這種構想的創始人之一。並且,也是他鼎力支援,餓就送纔有了今天。”

“你是說常老太爺是餓就送的創始人?”

陳子樂立刻追問道。

“算得上是半個創始人吧,總之餓就送跟常老太爺的關係,就像是外甥和舅舅的關係,所以今天組織纔會特意派我來拜訪祝壽。”

高達說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,還有一些小得意,畢竟偌大的餓就送,就選了他一個人來。

“切!”

陳子樂正跟高達聊得正歡,突然對麵傳來一個不屑的冷笑聲。他抬起頭,發現錢子朗正麵色不善的盯著自己。

“陳神醫,你跟錢子朗該不會有仇吧?”

高達是個八麵玲瓏的人,見此情景,馬上八卦的追問道。

“算不上多麼有仇,不過我也看這個人不太順眼。”

陳子樂冷哼一聲,連看都懶得看錢子朗一眼。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