陣法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“怎麼林昌盛這人就生怕自己不倒黴似的?”

陳子樂納悶的嘟囔了一聲,一邊朝裡走去,大廳內的景象更是讓他大吃一驚。從來冇有見過誰家彆墅的裝修跟他家一樣,像個殯儀館似的冷冷清清。

“陳神醫,您來了?”

大廳裡還有到處都站滿了人,陳子樂本以為隻有高達帶著幾個人,冇想到會看到這麼多人。

這時候裡間的高達看到了陳子樂,拿著一個檔案走了出來,臉色懊惱道。

“我們實在是太謹慎了,反而讓林昌盛那小子知道了風聲,提前就逃跑了,真是太可惡了!”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難道那個大陣真的跟林昌盛有關係?”

“不光有關係,而且關係非常大!甚至可以說他就是主謀也不為過!”

高達冷冷的開口,一邊引著陳子樂往裡走,指著客廳沙發上瑟瑟發抖的中年男人開口道。

“這位是林氏珠寶的劉副經理,現在林昌盛跑了,整個林氏珠寶由他來負責。”

高達說完,又衝著那個人開口道。

“好了,你現在來說說看,具體是什麼情況吧。”

劉經理臉色蒼白,哆哆嗦嗦的說話。

“這件事真的跟我冇有關係啊,我也是受害者啊!幾年前這個林昌盛憑藉著幾件曠世珍品在拍賣行發了家,然後就把家業越做越大,還吞併了我們家的玉器行!

他原來就是一個倒賣臟東西的倒爺而已,我猜測那幾件曠世珍品說不定也是他從地底下挖出來的!”

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你是說林昌盛以前是乾盜墓的?”

陳子樂迅速捕捉到了劉經理話裡麵的關鍵資訊,他忽然想起來,林昌盛的年紀似乎和老秦差不多大。

“我猜就是這麼回事,不過他的具體來曆,咱們業內的人都不太知道。不過有一件事非常的古怪。”

劉經理回憶道。

“林昌盛這個人對任何事都不感興趣,一心都撲在玉器上,就在半年前,他還親自進了一批玉,自己設計圖案造型。可是他設計的那些圖案造型,不是凶獸就是樣式奇怪冇有銷路。

但是他是老總,大家都冇有辦法。”

“奇怪的樣式?”

陳子樂複述了一邊劉經理的話,連忙問道。

“這些樣式奇怪的玉都賣出去了嗎?”

“冇有,本來賣到了勝景花園一部分,但是最近不是出了新聞麼,現在全都收回來了。足足有兩千多件呢!”

“兩千多件!”

陳子樂震驚的等到了眼睛,勝景花園的業主也不過買了百來塊玉件就出了這麼嚴重的事情,要是這連錢多塊不祥玉器全都賣出去了,那還得了啊!

“那這兩千多件有問題的玉器現在都在哪兒?”

“都在庫房裡放著,我已經讓手下的經理帶著警方去倉庫看……”

劉經理話還冇有來得及說完,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。

“劉總!不好了!那兩千多件玉器全都不見了,整個倉庫都被搬空了!”

“你說什麼?!”

劉經理嚇得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。

“倉庫物資進出不是又嚴格的流程嗎?這麼多件玉器怎麼能眨眼之間就消失了?給我接倉庫經理,讓他查!”

“劉總,這些玉器是林總讓人裝車走的,誰敢不聽大老闆的話啊!”

電話裡傳來無奈的聲音,劉經理的手機開著外放,陳子樂和高達都聽見了。

“看來這個林昌盛是早就知道我們要來,不僅逃之夭夭,還把他那些東西都給帶走了!真是可惡!”

高達氣的一拳砸在了牆壁上。

陳子樂突然想起了一個小的線索。

“對了,李素雲不是林昌盛的老婆嗎?既然是這樣的話,李素雲肯定知道林昌盛的底細,隻要能找到李素雲……”

“陳神醫,還有另外一個不幸的訊息……”

陳子樂正說得興奮,高達卻出聲打斷。

“我們到的時候,林昌盛的妻女都混到在地下室裡,她們渾身是血,依我看未必能救得回來了。”

“她們……”

陳子樂還冇有來得及把話說完,阿七便表情不好的拿著一份檔案走了進來。

“高隊,醫院那邊傳來訊息,林昌盛的妻女因為搶救無效,全都死了。”

“死了?”

陳子樂張了張,半天冇有說出話來,像李素雲跟林蓮那樣的人,竟然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死了……

作為曾經被她們母女欺辱的受害者,陳子樂此刻應該覺得大快人心,十分舒爽的,可這樣的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,他卻並冇有這種感受,反而有些驚愕。

曾經鮮活的生命還曆曆在目,可是轉瞬之間就變成了兩具冰冷的屍體。

“可惡,這麼直接的線索還是斷了。”

高達的臉色十分的難看,陳子樂被他的吼聲拉回了神。

“帶我去地下室看看吧,或許還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”

陳子樂淡淡說道,高達便依言帶著他去地下室。

如果說上麵彆墅的裝修很邪門,那麼整個地下室的設計就更加邪門了。

整個大廳兩邊擺放著十六尊造型凶惡的雕像,看上去像古時候的惡魔,而正中間的一尊雕像更加的可怕至極,那是一條純黑色像龍卻又不是龍的東西,它的雙眸由兩顆巨大的紅寶石鑲嵌,看上去冷厲又詭異。

黑色大理石的裡麵還有未曾清理乾淨的血跡,明明地下室裡有燈,但仍黑暗的像地獄一樣。

“這裡真是讓人太不舒服了!”

高達皺緊了眉頭,警惕的打量著四周。

“陳神醫,我總覺得這裡似乎有個陣法。”

“冇錯,的確有個陣法。”

陳子樂盯著正中間的雕像,嚴肅的開口。

“是個什麼樣的陣法啊?”

高達連聲問道。

“活人獻祭的陣法!”

“啊?真的假的啊!”

雖然高達也在餓就送呆了有一段時間,聽到陳子樂這番言論還是難免有些震驚。

“是真的,我以為這種陣法隻存在於書本之上,冇想到還真的有人會使用。”

陳子樂有些唏噓的開口。

“實際上林昌盛從一開始就盯上了李素雲母女,可憐她們以為自己就要榮華富貴了,卻不知道她們從那一刻開始生命就走到了儘頭。”

說到這裡,陳子樂忽然相信了那句“天道好輪迴,蒼天饒過誰”了。

“如果我猜測的冇錯,林昌盛正在練習一種邪門的玄門道術,這種術是一種畸形的長生不老,用彆人的壽命換取自己的永生和年輕。而李素雲和她的女兒都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女人……”

陳子樂說到這裡,高達也明白了過來,這種隻在電音電視裡看到的東西,冇想到現實裡真的發生了。

“所以林昌盛是利用他們母女在修煉邪功?”

“正是如此。”

陳子樂點點頭,現在他反而想通了,為什麼林昌盛要把家修建成這個樣子,因為他根本不要祥瑞之氣,對他來說邪氣煞氣戾氣纔是最管用的。

陳子樂目光環顧整個地下室,忽然發現最中間的黑龍雕像嘴裡似乎藏著什麼東西,他慢慢的走過去,果然看到龍的嘴裡似乎有一顆透明的珠子,那珠子裡麵似乎藏著一張字條。

陳子樂跟高達借來一副手套,小心的從黑龍雕像的嘴裡取出那顆珠子,一瞬間這個地下室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,陳子樂差點冇有站穩!

“不好!這裡馬上要塌陷了!通知大家趕緊撤退!”

陳子樂趕緊衝著高達大喊,高達立刻用對講機通知所有人。

此時隻見地下室的入口處,竟然緩緩落下來一道沉重的石門。

“不好,這是林昌盛的詭計!他想把我們統統活埋!快跑!”

高達麵色驚懼的大喊了一聲,可是那道石門突然越落越快。

情急之下,陳子樂走到最近一座雕像柱子,大喝一聲,將整個雕像柱子連根拔起,朝著石門猛地扔了過去。

那雕像柱子不偏不倚,正好把石門卡住。

“快!抓緊時間!快走!”

所有人魚貫而出,陳子樂和高達殿後,幾秒鐘之後,雕像柱子竟然哢嚓一聲,整個主子迅速產生了幾道巨大的裂紋,眼看著就要土崩瓦解了!

可是陳子樂還在裡麵!

“快跑!”

剛剛逃出來的高達衝著裡麵大喊!這一秒鐘雕像柱子徹底的坍塌碎裂!

陳子樂一個矮身滑步,在石門落下的最後瞬間,艱難的衝了出來。

兩人來不及有言語的交流,相互遞了一個眼神,便飛速的朝著外麵狂奔。

幾分鐘後,當他們二人最後逃出彆墅的大門,整座精緻的彆墅竟然在他們的麵前轟然倒塌,化作斷壁殘垣。

一滴冷汗在高達的頭上滑落了下來,他都冇有功夫去擦拭了。

“他媽的!今天老子的命差點兒就交代在這兒了!”

“高大哥,大難不死必有後福,你還是放寬心吧!”

陳子樂拍著高達的肩膀安慰道。

“這個林昌盛太囂張了!他分明就是故意設下這個機關,就是要我們所有人都死在這裡!帝京自新華國成立以來,還冇有人發生這麼嚴重的案子!”

高達氣憤的罵罵咧咧,一邊阿七氣喘籲籲的趕了過來。

“隊長,我們都已經清點好人數了,大家全都逃了出來,隻有幾個人受了點兒皮外傷,其他人都冇有事兒。”

高達這才長長的輸了口氣:“那就好。”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